【原來如此】基督徒可不可以吃血?/侯仲原 傳道

發表日期:2019/06/02

  「基督徒可不可以吃血?」這個問題,在一些西方國家不太會是引起基督徒爭議的問題;但是華人社會因為有吃豬血、鴨血的飲食文化,這個議題便導致基督徒有正、反不同意見,甚至引起爭論,而且兩方的說法都有人支持。本期的〈原來如此〉專欄就帶讀者一起從聖經的啟示來探討這個問題。

認為不可吃血的觀點

  不可吃血的觀點通常主張:不可吃血是從舊約時代就存在的命令,這命令一直到新約時代都沒有改變。此外,〈使徒行傳〉15章的耶路撒冷會議也做出了決議,要求信主的外邦人要「禁戒偶像的污穢和姦淫,並勒死的牲畜和血。」(徒15:20)

認為可以吃血的觀點

  認為可以吃血的觀點則多半主張:(一)禁止吃血是舊約的命令,這命令是針對以色列人的;基督徒是活在新約的時代,基督已經成全了律法,因此我們不在律法以下;基督的寶血已經潔淨了我們所吃的一切食物,所以我們是自由的。(二)如果我們要守「不吃血」這律法,那可能就要守全部的律法,包含可能要行割禮、守安息日等。而〈利未記〉當中所有規定不能吃的(例如:豬肉、蝦、蟹、魷魚、貝類等),也連帶不能吃了,甚至可能連我們身上的衣服也不能穿了。1

  認為可以吃血的觀點通常根據〈羅馬書〉14:1-15:13以及〈哥林多前書〉8-10章,保羅處理信徒是否可以吃「祭拜過偶像的肉」之問題的回答,引用相關的經文主張:「凡物本來沒有不潔淨的」(羅14:14a),只要不讓別人跌倒(羅14:20;林前8:13),就可以憑信心而吃(羅14:23),「因為神的國不在乎吃喝,只在乎公義、和平,並聖靈中的喜樂。」(羅14:17)等。

聖經的啟示

  首先要指出一點,除了耶穌的血以外,2聖經沒有任何一處經文提到我們可以吃血,反而有多處經文提到「不可吃血」、「不可吃帶血的肉」等命令。不可吃血的命令最早記載在〈創世記〉第9章,在洪水以後、神向挪亞及他們一家吩咐說:「凡活著的動物都可以作你們的食物。這一切我都賜給你們,如同菜蔬一樣。惟獨肉帶著血,那就是牠的生命,你們不可吃。」(創世記9:3-4)從這段經文的記載我們必須建立兩個基本、但是卻很重要的認知:(一)血不是食物!神從來沒有把血作為食物賜給人食用。(二)不可吃血的命令是在洪水之後就有的,這命令的設立比以色列人離開埃及、在曠野領受律法的時期早了將近800年。3 大洪水中只有方舟裡的挪亞一家人存活,因此這命令不只是給以色列人的,而是給全人類的。

  神在以色列人出埃及之後再次重申這一條禁令(參:利未記17:10-14),並且在新約時代也藉由使徒與長老在耶路撒冷的會議中再一次強調:「所以…,不可難為那歸服神的外邦人;只要寫信,吩咐他們禁戒偶像的污穢和姦淫,並勒死的牲畜和血。」;「因為聖靈和我們定意不將別的重擔放在你們身上,惟有幾件事是不可少的,就是禁戒祭偶像的物和血,並勒死的牲畜和姦淫。這幾件你們若能自己禁戒不犯就好了。願你們平安!」(使徒行傳15: 20、29)4

  耶路撒冷的會議之所以召開,是因為有些猶太人主張:歸信基督的外邦人也必須行割禮、守摩西的律法(徒15:1、5)。使徒們為此與他們爭論,因此促成了這個耶路撒冷會議。而在使徒與長老達成上述的決議(徒15:20)之前,我們需要留意一下彼得所說的話:「現在為什麼試探神,要把我們祖宗和我們所不能負的軛放在門徒的頸項上呢?我們得救乃是因主耶穌的恩,和他們一樣,這是我們所信的。」(徒15:10-11)

  彼得所說的「我們祖宗和我們所不能負的軛」明顯是指著舊約律法,因此使徒們正是為已經歸服神的外邦人不需要再謹守著舊約律法而與猶太人爭論的;另一方面,彼得也做了清楚的信仰告白:「我們得救乃是因主耶穌的恩」。即使在使徒們主張外邦基督徒不需要再遵守舊約律法的情況之下,他們仍要求外邦基督徒須遵守這四項禁令;因此若說不可吃血是舊約律法,那麼就與聖經不合了,因為「使徒」明顯地是活在新約——因信耶穌基督而活——之下,而不是活在舊約律法以下。

  另有人說道:「〈使徒行傳〉所記載的四項禁令與當時的異教獻祭儀式有關,因當時的異教祭司會在獻祭儀式中吃祭牲的血。但我們現今吃血並沒有參與異教祭祀活動的問題,所以沒有關係。」然而我們必須知道,即使這四項禁令記載在〈使徒行傳〉可能有異教祭祀的背景因素,但卻無法肯定這四項禁令「只」和異教的祭祀活動有關。5我們仍要記得:不可吃血的命令是從洪水退去、挪亞一家人出方舟之後,神就已經命令了的,當時並沒有「異教」,因此它並非只和異教的祭祀有關。

  另一方面,按著〈使徒行傳〉15章29節的記載,我們應當知道:不可吃血的命令是有聖靈的意思參與在其中的。如果有人認為耶穌基督的救恩成全了律法,因此這一條命令已經“被廢掉了”、不需要再遵守了,那麼這就會與救恩的道理產生衝突了;因為若不是被聖靈感動,沒有人能夠稱「耶穌是主」(哥林多前書12:3)。保惠師聖靈不可能廢掉主耶穌所成就的恩典,叫活在新約的基督徒繼續守舊約律法的,因此這說法是不能成立的!既然不可吃血的命令與拜偶像、姦淫一併在「新約時代」被聖靈和使徒們重申,這就表示今日的基督徒仍應當遵守這命令。

  至於主張可以吃血的觀點所時常引用的〈羅馬書〉14:1-15:13和〈哥林多前書〉8-10章,到底經文是怎麼說的呢?

  在〈羅馬書〉14:1-15:13,保羅主要是在處理猶太基督徒與外邦基督徒之間有關吃肉的問題,特別是當他們有機會同桌吃飯時。當時一些已經歸信基督的猶太人,他們仍然遵守摩西律法的某些「禮儀」規定。而當時市面上所賣的肉多半是已經祭拜過偶像的肉,因此在不能確定肉是否按著「潔淨的」方式處理時,謹慎的猶太人有時會完全避開肉,這使他們被人稱為「軟弱的」、並且被輕視(羅14:2),而這些「軟弱的」基督徒則會論斷其他那些基督徒(羅14:3)。

  保羅並沒有反對那些「軟弱的人(不吃的人)」,他反而呼籲那些「堅固的人」要接納那些「軟弱的人」(羅14:1),同時呼籲雙方追求和睦、彼此接納(羅14:19,15:7)。這就清楚表示那些「軟弱的人」並不是在傳一種與福音相悖的觀點,如此我們就不能將「軟弱的人」認定為相信要遵行摩西律法才能得救的猶太人。6

  保羅不但沒有反對那些「軟弱的」基督徒對潔淨的食物之堅持,而且他反倒給予那些「堅固的人」一番勸說:「你若因食物叫弟兄憂愁,就不是按著愛人的道理行。基督已經替他死,你不可因你的食物叫他敗壞。不可叫你的善被人毀謗;因為神的國不在乎吃喝,只在乎公義、和平,並聖靈中的喜樂。」(羅馬書14:15-17)7

  至於〈哥林多前書〉8-10章,保羅當時所要處理的問題也是「祭偶像之物(肉)」。為避免本篇文章過於冗長,關於這一段經文的背景和解釋,可參考2017年10月號《湖光月刊》的〈原來如此〉專欄文章〈到底能不能吃?〉(facebook連結:https://reurl.cc/vG2Ao)。

  在〈哥林多前書〉中,保羅奉勸那些「有知識的」基督徒要謹慎,不可以濫用在基督裡的自由,以致傷害了「軟弱的人」的良心(林前8:9)。既然這些祭偶像之物「不吃也無損,吃也無益」(林前8:8),保羅希望這些「有知識的」人要自願禁戒吃祭肉(林前8:13)。

  雖然這兩處經文所涉及的「食物問題」與血沒有關係,但我們從中看到保羅在處理吃「祭偶像之物」這事的態度是一致的:(一)他沒有反對「軟弱的人」、責備他們所行的不合乎福音真理。(二)他勸導那些「堅固的」和「有知識的」的基督徒,要為著弟兄的緣故自願放棄「吃的自由」。(三)他指出「神的國不在乎吃喝」(羅14:17a),「食物不能叫神看中我們」(林前8:8),意即:神的國不在於堅持吃某種東西的自由,或是吃某種食物的信心。神的國,「只在乎公義、和平,並聖靈中的喜樂」(羅14:17b)。

安全和健康問題

  血很髒!這並不是危言聳聽。大部份的人都知道,若要檢查身體裡面是否有什麼細菌、病毒、癌細胞等,最直接的方式就是抽血檢驗,因為大部分的疾病都能夠透過抽血檢驗而得知。同時,透過血液傳染也是疾病散播最直接、快速的管道。

  雖然許多帶血的食物在烹煮過程中都已煮熟,甚至經過高溫殺菌,但仍然有某些病毒是無法被高溫殺死的,例如:狂牛病毒。此外,許多食物我們可以從外觀、聞起來的氣味、或吃起來的味道分辨是否不新鮮或是壞掉了。但一般人無法從外觀、氣味、或吃起來的味道來辨別那些被作為“食物”的血是否有問題,以及那些血的來源可讓人安心嗎?所以,至少從食安、健康的角度來看,神禁止我們吃血的命令是對我們有益的。

結論

  經過上述討論,我們已經明白基督徒不可吃血(其實是全人類都不該吃血),然而我們仍要知道,吃血或不吃血無關道德,更不必與是否得救相提並論。或有人會問,吃血會怎麼樣嗎(在屬靈意義上)?其實,我們若因為害怕而不吃血,那我們就不是活在愛裡了(因為愛主而願意守這命令)。

  或許有人覺得我們是因信稱義,為什麼還要守「命令」,彷彿還活在舊約律法之下?其實不妨想想,主耶穌不也賜給我們新命令,叫我們彼此相愛嗎?可見承受命令與新約因信稱義的道理並不衝突。

許多不吃血的基督徒曾經都是愛吃豬血糕或鴨血的人,而一旦明白了不可吃血的真理後,許多人就從此不再吃了。其實我們可以想想:耶穌基督為了我們,連自己的生命都願意捨棄,並承受十字架的痛苦;我們為基督捨棄原先愛吃豬血糕、鴨血的喜好,真的那麼困難嗎?如果連這都無法為基督捨棄的話,那又如何治死老我、追隨基督呢?

其實,並沒有任何人可以真正禁止那些想要吃血的人,「不可吃血」的勸說只對於那些想要明白聖經真理並願意照著去做的人有意義。吃血或不吃血所真正反映的並不是一個人有沒有「吃的信心」,而是我們對神的命令所採取的回應。

 


 

1因為〈利未記〉提到:「不可用兩樣攙雜的料做衣服穿在身上。」(利19:19b)

2當然這是指屬靈意義上的,當我們在聖餐中喝主的杯時,就象徵喝祂的血。

3大致的年代可參考這網頁裡的舊約聖經年代表(英文):http://www.matthewmcgee.org/ottimlin.html。

4「勒死的牲畜」表示肉沒有經過適當的「放血」,因此是「帶著血的肉」,這命令其實是與「不可吃血」的命令相關的。

5詳細的討論可以參考:博克,《使徒行傳》,頁758-760。

6從保羅在〈加拉太書〉中堅決反對那些傳割禮的教導,批判那些傳割禮之人所傳的「並不是福音」(加1:7)來看,保羅對於違反福音真理之教導的態度是非常堅決和強烈的。然而我們卻沒有在〈羅馬書〉14:1-15:13看見保羅反對那些「軟弱的人」,他反而告誡那些「堅固的人」不可因食物叫弟兄憂愁、敗壞(羅14:15)。詳細的討論可以參考:C. E. B Cranfield,《羅馬書註釋》,頁981-991;穆爾,《羅馬書》,頁1276-1285。

7現今有許多主張可以吃血、吃祭拜偶像之物的人都喜歡引用第17節:「神的國不在乎吃喝……」來回覆那些主張不可吃的人。然而,保羅這段話在當時卻「主要」是對那些「堅固的人」(吃的人)說的,而不是對「軟弱的人」(不吃的人)說的,雖然這神學雙方都需要知道。參:C. E. B Cranfield,《羅馬書註釋》,頁1020-1022;穆爾,《羅馬書》,頁1320。

參考資料

C. E. B Cranfield。《羅馬書註釋(A critical and exegetical commentary on the epistle to the Romans)》。潘秋松譯。台北:中華福音神學院,1997。

布如司(F. F. Bruce)。《使徒行傳註釋(The Book of Acts)》。李本實譯。台中市:浸宣出版社,1994。

艾基新(Gleason L. Archer)。〈現在的基督徒仍然被禁止吃血嗎?〉。《聖經難題彙編(Encyclopedia of Bible Difficulties)》。李笑英譯。香港:角聲出版社,1987。

克雷格‧布魯姆伯格(Craig L. Blomberg)。《哥林多前書(1 Corinthians)》。尹妙珍譯。香港:國際聖經協會,2002。

博克(Darrell L. Bock)。《使徒行傳(Acts)》。關淑芬、談采薇、黎仲芬譯。美國:麥種傳道會,2017。

穆爾(Douglas J. Moo)。《羅馬書(The Epistle to the Romans)》。陳志文譯。美國:麥種傳道會,2012。

 


 

歡迎於Line APP 將湖光基督教會加為好友! https://page.line.me/qys8455w
湖光基督教會-FB https://www.facebook.com/tgcga/



 
湖光基督教會
地址:台北市內湖區內湖路一段608號
電話:02-2797-1000 傳真:02-2797-1109

湖光棻館兒童青少年發展中心
地址:台北市內湖區港墘路127巷27號B1
電話:02-2797-7780 傳真:02-2659-1717
湖光基督教會版權所有 © 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 By 普羅頁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