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理教室】得力的屬靈關係/文 亮 牧師

發表日期:2018/03/11

經文:腓立比書2:19-30

我靠主耶穌指望快打發提摩太去見你們,叫我知道你們的事,心裡就得著安慰。因為我沒有別人與我同心,實在掛念你們的事。別人都求自己的事,並不求耶穌基督的事。但你們知道提摩太的明證;他興旺福音,與我同勞,待我像兒子待父親一樣。所以,我一看出我的事要怎樣了結,就盼望立刻打發他去;但我靠著主自信我也必快去。然而,我想必須打發以巴弗提到你們那裡去。他是我的兄弟,與我一同做工,一同當兵,是你們所差遣的,也是供給我需用的。他很想念你們眾人,並且極其難過,因為你們聽見他病了。他實在是病了,幾乎要死;然而神憐恤他,不但憐恤他,也憐恤我,免得我憂上加憂。所以我越發急速打發他去,叫你們再見他,就可以喜樂,我也可以少些憂愁。故此,你們要在主裡歡歡樂樂的接待他,而且要尊重這樣的人;因他為做基督的工夫,幾乎至死,不顧性命,要補足你們供給我的不及之處。

 

你我的生活中必然會經過逆境、困難、爭戰……,當下也一定會軟弱、難過,甚至憤怒但沉溺或停留在情緒與問題中絕不是明智之舉,如何走過那些困境,走出情緒,才是重要的關鍵。有一首聖詩的歌詞這麼說道:「神未曾應許~天色常藍,人生的路途,花香長漫;神未曾應許~常晴無雨,常樂無痛苦,常安無虞;神未曾應許~我們不遇苦難和試探,懊惱憂慮;神未曾應許~我們不負許多的重擔,許多事務。神未曾應許~前途盡是平坦的大路,任意馳驅,沒有深水渠,汪洋一片,沒有大山阻,高薄雲天。神卻曾應許,生活有力,行路有光亮,作工得息;試煉得恩助,危難有賴,無限的體諒,不死的愛。」在任何環境中,神不變的應許是~祂必然為我們預備恩典、伸手幫助、賜予力量,重點是我們要能「看見」並願意「領受」。

  其實,神幫助我們,安慰我們,給我們恩典,往往透過我們身邊的人事物,只不過,許多時候我們忽略了。我們期待那些「超自然的神蹟」,卻忽略那些「合乎自然的恩典」,總感覺如果沒有超自然,就看不到神;看不到耶穌;感覺不到聖靈運行。但神是創造自然的神,祂透過自然來祝福祂所創造的萬有!不要只是期待超自然的神蹟,善用並抓住神給我們那些垂手可得的幫助和祝福,更是神命定的恩典與祝福,特別是上帝放在我們身邊的「人」,往往就是神祝福我們、幫助我們、施恩予我們的管道和天使。

  當亞當被造之後,神看他「獨居」不好,所以為他預備一個配偶「幫助」他。然而,大多數的人都因著這段經文而很努力地尋找「配偶」,卻忽略了上帝更重要的目的是要我們得到「幫助者」。事實上,在我們的人生旅程中,當配偶還沒出現之前,或是找不到配偶時,並不表示上帝沒有把「幫助者」放在我們身邊,從小到老我們都需要幫助者,也都受許多人幫助。聖經中如摩西,雖被稱為偉大的領袖和神蹟的施行者,神仍為他預備亞倫、戶珥、約書亞、迦勒……等許多幫助者;大衛被稱為偉大的領袖、戰士、君王,神也為他預備許多天使和幫助者;偉大的使徒保羅也不例外,他雖有過人的智慧和能力,但上帝也放了許多人在他身邊,成為他的天使和祝福。那你我呢?不論你是誰,是否注意到上帝也把許多天使般的「人」帶到我們身邊,需要我們跟他們建立美好的屬靈關係,以至於當我們遇到各種環境和問題時,可以成為我們的安慰、幫助……,像保羅一樣呢?

  保羅宣稱他在監獄裡仍能感受到極大安慰的原因,來自兩個人~「提摩太」和「以巴弗提」這些美好的同伴也是支持保羅有力量與信心繼續推動福音事工,並還能在獄中寫信給眾教會的重要幫助。從保羅與提摩太(屬靈的兒女)和以巴弗提(屬靈的同伴)的關係,提醒了我們也應該在基督裡,找到像保羅身邊的提摩太和以巴弗提,建立屬於自己美好的屬靈兒女與屬靈同伴關係,因那是使我們生命得力的幫助。而我們也要期許自己,可以成為別人的以巴弗提(屬靈同伴),更可以像保羅帶領提摩太一般,成為屬靈父母的身量,培訓出更多屬靈的下一代。

  要成為優質的「屬靈兒女」和「屬靈同伴」也是有條件的,才能真正成為別人生命得力的助手從提摩太和以巴弗提對保羅的祝福,使保羅有安慰、有力量,可以歸納出四個重要因素,這四方面也是我們在尋找與建立屬靈兒女和同伴關係中,應該要看重、操練、並彼此成全的四項內涵。

一、 同心(這是心靈的合一關係)

  基本上,兩個人是不可能同心的,因為我們都有不同的背景、特質、想法,除非我們都願意「以基督耶穌的心為心」,找出另一個更崇高與絕對的相同點,否則同心便是遙不可及的幻想了。美國NBA職籃每年都會有所謂的「全明星賽」,那是一場東西兩區的對抗賽,兩區各從所屬的不同球隊裡,找出最優秀的球員和教練,重新組織成為一支代表隊,要與另一區的代表隊比賽。這時候,兩邊的代表隊裡,雖然包含了各個不同球隊的人(原本是彼此為敵的),但這個時候,他們卻必須成為隊友,因為他們已經站在同一個隊伍裡,他們有了新的敵人,就是另一區的代表隊,他們則代表著自己所屬的一方。如果在全明星賽所組成的新隊伍裡,有球員不能同心,彼此猜忌,彼此較勁,彼此陷害、攻擊,那麼可想而知,必然未戰先敗了。

  我們原本都可能過著自己的人生、生活,但現在是耶穌基督要呼召隊員,面對魔鬼大軍的爭戰時刻,祂挑選了我們;揀選我們作為祂的隊友,凡是加入基督國度裡的人,我們都必須放下過去自己的想法,哪怕你身邊的人可能曾經是你的對手(敵人),如今都要因為這場世紀戰役(全明星賽)調整我們的認知和行為,我們必須重新定位與定義,我們要委身於基督的愛,委身於福音的大使命,為了贏得更多失喪的靈魂,為了打敗魔鬼大軍,我們必須同心(有共同的目標、心志),否則就不用打了。保羅的宣教戰績之所以那麼輝煌,不是因為他自己一個人成就出來的,乃是因為他有足夠同心的隊友,成為他攻城掠地的幫助與力量。即使像馬可,一個原來以為不可用,不喜歡,被淘汰的人,但保羅後來還是接納他,並讓馬可成為支持他的力量,當然如提摩太,以巴弗提……等人更是。我們必須在基督裡,因著基督的愛,因著基督的大使命,建立一個同心的關係,才能使我們維持得勝的力量。

二、 同勞(這是意志上的合一關係)

  我們偶爾會聽到一種「風涼話」,就是當某個人不想跟你一起從事某件事情,或某個活動的時候,便會說:「你們去吧!我不去了,但我精神與你們同在。」有些時候,我們是真的去不了,所以另當別論,但的確有很多時候,我們嘴巴上說的似乎可以同心,但實際行動上卻不能同勞。同心的關係,也必定應該能同勞,同勞包括要能「勞心」與「勞力」,「勞力」乃是願意像奴僕一般地願意事奉的態度。

  保羅深深感受到提摩太的同心,因為他待保羅如同父親(屬靈兒女的關係),保羅需要幫助的時候,他似乎並不需要跟提摩太「商量」,而是可以「吩咐」提摩太,因為保羅知道,提摩太會全力配合、全力以赴完成託付的工作。就像保羅把提摩太留在以弗所教會,不見得是提摩太喜歡的(所以保羅寫信去鼓勵他、幫助他)但是他卻是願意順服保羅,擔任以弗所教會傳道的重責大任,這才是真正的「同勞」,也才能讓彼此得到力量和具體的幫助。

  有時候,就算我們的體力有限、時間有限、各方面都有限,無法在同勞的方面「勞力」的時候,最起碼,我們還可以「勞心」。勞心是一份認同,一份關心,一份代禱,一份惦記和掛念。著名的名畫「祈禱之手」是德國中世紀末期,人文主義初期著名的畫家及藝術理論家亞爾伯.杜勒(1471~1528)1508年的作品,這一幅長著繭,指甲破損,指節粗大且佈滿皺紋的手,構圖非常簡單但卻十分感人,背後的故事更是扣人心弦。亞爾伯.杜勒和他哥哥弗朗西斯出生在一個有十八個孩子的村落家庭,因家裡無法供應他們發展藝術的夢想,兄弟倆決定以擲銅板來決定誰先到藝術學院讀書,輸的一方則先到礦場工作賺錢。等四年後互換,在礦場工作的那一個再到藝術學院讀書,由學成畢業那一個賺錢支持。結果弟弟亞爾伯勝出了。亞爾伯在藝術學院表現相當突出,他的作品比教授的還要好,他畢業後並沒有忘記他的承諾,立刻返回自己的村莊尋找四年來一直在礦場工作供他讀書的哥哥弗朗西斯。他返回家鄉那一天,家人為他準備了盛宴,慶祝他學成歸來。席間,亞爾伯起立答謝弗朗西斯幾年來對他的支持:「現在,輪到你了哥哥!我會全力支持你到藝術學院攻讀,實現你的夢!」哥哥站起來,望著心愛的弟弟亞爾伯,握著他的手說:「看看我雙手,四年來在礦場工作,毀了我的手,關節動彈不易。現在我的手連舉杯為你慶賀都很僵硬,何況是揮動畫筆或雕刻刀呢?太遲了……不過看到你能實現你的夢想,我就十分高興了。」幾天後,亞爾伯不經意地看到弗朗西斯跪在地上,合起他那粗糙的手祈禱著:「主啊!我這雙手已無法讓我實現成為藝術家的夢想,願您將我的才華與能力,加倍賜於我弟弟亞爾伯。」原本對哥哥已十分感激的亞爾伯,見到這一幕立刻決定繪下哥哥的這一雙手,因他心想道:「我雖然無法將技巧還給他的手,但我要向整個世界表示我對哥哥的摯愛與感激,我要畫下這雙正在祈禱的手,畫下它的高貴,愛與無私……。」這是一個有關同勞真諦的美麗故事,或許有時候你不能勞力,但你仍能透過禱告,勞心地成為其他人的支持力量。你在神的教會,在基督的同伴關係中,是否有同勞的心志?是否真的盡可能的勞力~參與服事,給予支援?是否在時間與體力不容許的時候,仍然勞心地禱告、掛念、代求呢?

三、同工

  同工和同勞有異曲同工之妙。同工,是幫助者,不僅僅是要有願意的心志,還要有足夠的身量與能力,否則,就不能同工而是拖累了。所以真正的同工必須要能分擔任務、責任、壓力、需要……,才能因著合作的關係,獲得更大的勝利,贏得更好的果效。「有人攻勝孤身一人,若有二人便能敵擋他;三股合成的繩子不容易折斷。」(傳道書4:12這裡三股合成的繩子有力的關鍵,是每股都要足夠強勁堅韌,否則仍無法帶出同工的力量。

  今天基督的教會和事工需要同工,為要能贏得更多的靈魂,建立更穩固的事工,完成神託付我們的使命,但是很多時候教會的「同工」出現了幾個問題,其一是因為他們幼嫩,沒有身量,沒有能力,所以不但不能帶來助益,反而耗損很多的時間和心力,變成了「童工」。另一種情況是變成了「同攻」,教會本需要的是幫助者,但今天許多教會的同工,成為了監督者,教導者,光出一張嘴,卻沒有真實地去分擔,去承擔,去執行具體幫助的實質任務,還反過來責備做事的人,讓「同工」便成了「同攻」。我們要找到那些有足夠身量的人,有成熟的智慧和能力,在真理上跟神的關係上都有一定身量的人,成為我們生命中的同工(同伴),才能真正地幫助我們。「不怕魔鬼當對手,就怕身旁豬隊友」我們需要好的隊友,千萬不要身邊都是一群豬隊友,如此才能使我們在同工的關係中,得到力量與幫助。

  如果我們都需要像以巴弗提這樣的好同工,成為我們生命得力的祝福,那麼想想自己,你對你身邊的人是哪一種身分、角色或價值呢?你是別人與教會的「童工」?「同攻」?還是「同工」?試著去擴張你的身量,堅定你對神國度的心志、並以實際的行動,成為他人生命裡的好同工吧!

四、同當兵

  保羅稱讚以巴弗提:「他為做基督的工夫,幾乎至死,不顧性命,要補足你們供給我的不及之處。」雖然「同當兵」和「同工」也有同樣的要表達的意義,但若講到同當兵,可以更進一步地去思想與認知,那是一個預備隨時可以為國、為人、為榮譽付上生命代價與犧牲的關係。在軍隊裡的一種革命情操是,我可以為你擋子彈,只要我們能得勝,能殲滅敵人,能完成任務,哪怕是要做出犧牲,也在所不辭。我們必須認知自己在基督裡是與其他人同當兵的夥伴,是要準備犧牲的,我們需要的已不僅僅是隊友,我們更需要的是戰友。

  今天,基督的教會之所以失去力量,因為大多數的時候,基督徒群體之間並不像「同當兵的」,反倒比較像「同逛街的」,「同娛樂的」,「同吃飯的」,「同聊天的」,當環境好的時候都可以「一同」,但是當危難臨到、面對困難、不開心、有人得罪我、爭吵了……,就選擇「離開」只能同甘,不能共苦,完全沒有基督精兵的委身、道義與情操。我們要有同當兵的心志,我們也需要找到願意跟我們同當兵,同作戰,同犧牲的同伴,才能使自己與他人建立一份得力的屬靈關係。

結語

  願我們的生命在未來的日子裡,都能像保羅一樣,找到身邊的提摩太(屬靈的兒女),找到身邊的以巴弗提(屬靈的同伴),當然更要期勉自己,讓自己成為他人的提摩太與以巴弗提,與他們建立「同心、同勞、同工、同當兵」的屬靈關係,使我們過一個得力且得勝的生活。

影音信息連結:https://youtu.be/FTEIyG1_XPg
歡迎於Line APP 將湖光基督教會加為好友! https://page.line.me/qys8455w
湖光基督教會-FB https://www.facebook.com/tgcga/



 
湖光基督教會
地址:台北市內湖區內湖路一段608號
電話:02-2797-1000 傳真:02-2797-1109

湖光棻館兒童青少年發展中心
地址:台北市內湖區港墘路127巷27號B1
電話:02-2797-7780 傳真:02-2659-1717
湖光基督教會版權所有 © 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 By 普羅頁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