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樂牧區】長者的罪惡感/程廣恩 傳道

發表日期:2018/03/17

  人到老年,都會回顧過往一生的點點滴滴,藉此來統整自己的一生,並賦予價值和意義。回憶的內容若是好的、正向的,便能帶來安慰與價值感,但回憶的內容若是不好的或是負向的,則可能帶來一些遺憾或衝突的情緒,如罪惡感。當長者回顧過去一生,對於自己因故意或不小心所犯的罪或所做的錯事,可能需要處理及懺悔,因為可等待的時間不多了,所以有的長者會想解決心中多年的衝突,例如:與他人和解,或是尋求彌補之道。陪伴者在這個時候,不可隨便安慰一下就了事,而需要慎重的陪他們用其認為合適的方式來解決。

  罪惡感會讓人自責,讓人為自己的行為憂傷,但不當的罪惡感輕則讓人憂鬱,重則可能會帶來死亡,這正如同保羅在哥林多後書七章10節所說的:「因為依著神的意思憂愁,就生出沒有後悔的懊悔來。以致得救;但世俗的憂愁是叫人死。」例如:有不少參戰的老兵,回憶到自己曾殺過許多生命,或是照顧者想到自己不慎讓被照顧者受到嚴重傷害,這些罪惡感若沒有被妥善處理,可能會讓這些老兵或照顧者選擇自殺來減輕罪惡感。

  對於已信主的長者,若透露出不尋常的罪惡感,陪伴者應藉由傾聽去了解其感受,並可試著陪伴長者思考得罪了誰,以及應如何回應以消彌罪惡感。不尋常的罪惡感是指長期揮之不去,甚至是會影響到身心狀態的罪惡感,而有別於一般不慎打翻別人飲料而有的罪惡感。此外,得罪的對象是只有人,還是也得罪了神?想怎麼彌補?透過這樣一連串的思考,或許能為罪惡感找個出口,同時也能帶來正向的影響和改變。

  例如:一位婦人,獨自照顧失智且行動不便的先生,一日先生在家,因自行移動不慎而跌倒,造成骨折及幾處外傷,對此婦人因罪惡感而自責不已。通常陪伴者在接觸這類婦人時,其難免會提到自己「若我……就不會發生這種事了」,此時我們需要回應她,讓她知道我們能體會她的自責或正在生自己的氣,然後再傾聽其所述,以了解事發過程,避免一開始就用「妳又不是故意的」等等,來否定其表達自責的話語。待情緒稍緩,可再探索其在照顧上是否真有疏漏,若有疏漏,可鼓勵婦人向丈夫道歉,就算對方未必能理解,但對婦人來說仍有幫助。之後可再協助婦人針對有疏漏之處作調整,若沒有疏漏,也可針對像居家空間等等重作評估,以免意外再發生。

  一般來說,類似上述情況比較不會出現犯罪的情形,因此,對自責的人來說無須向神認罪。但若是有犯罪而得罪神的部分,例如:確有照顧者因照顧壓力過大或其他因素,而刻意對被照顧者做出不利的行為。這除了須向被照顧者道歉外,也須向神祈求寬恕和赦免,如此方能處理罪和罪惡感所帶來的自責。而當人向神認罪之後,我們也可以宣告神的赦免,正如同約翰一書一章9節所說:「我們若認自己的罪,神是信實的,是公義的,必要赦免我們的罪,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藉由這樣的宣告,可再一次提醒神的兒女,神「必赦免」的事實。

  還有一些罪惡感是因為個人期待太高,沒有辦法達到所致,而跟得罪人、得罪神無關,此類的情形則須幫助長者面對期待無法滿足所衍生的自責與失落感。例如:有些不得不將失智的配偶送到照顧機構的長者,自己常已經無力負荷照顧工作,但仍覺得應由自己來照顧配偶才對,因此容易有自責、自我否定或愧對配偶的罪惡感,這些是因為自己無法達到理想中的狀態所產生,因此,需要陪伴其面對失落,並找到適應方式。

  至於民間信仰的長者,得罪人與無法達到個人期待而產生的罪惡感,仍可以前述方式來協助或陪伴,但對於所做的錯事或所造的「業」,他們則容易以吃齋、誦經或做功德等等來彌補。但是當這些方式都不能消彌他們的罪惡感時,就是跟他們分享福音的最佳時機。所以陪伴長者時,若觀察到他們可能受罪惡感影響而沒有平安,可試著分享福音,邀請他們得著真正的赦罪之恩,不再被罪惡感所捆綁。

歡迎於Line APP 將湖光基督教會加為好友! https://page.line.me/qys8455w
湖光基督教會-FB https://www.facebook.com/tgcga/



 
湖光基督教會
地址:台北市內湖區內湖路一段608號
電話:02-2797-1000 傳真:02-2797-1109

湖光棻館兒童青少年發展中心
地址:台北市內湖區港墘路127巷27號B1
電話:02-2797-7780 傳真:02-2659-1717
湖光基督教會版權所有 © 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 By 普羅頁科技